Archive for November, 2010

November 30, 2010

things just got wild. Microsoft Kinect s

things just got wild. Microsoft Kinect selling 2 times as fast as ipad. acer just launched its own app store. My betting on apps is absolutely right choice. http://sinaurl.cn/hbvSJI http://sinaurl.cn/hbvSJK

November 28, 2010

人民的利益至上,人民的生命之上

人民的利益至上,人民的生命之上

茅于轼

 

2005年我写了一篇题为“人民的利益,国家的利益,政治家的利益”的文章,指出这三者之间的相同和不同。过去的几千年出于政治家的利益,他们故意把人民的利益和国家的利益混为一谈,极大地误导了一国的老百姓,叫他们无谓地作出巨大牺牲。所谓的“人民群众是历史的主人”就是这样构成的。当今进入二十一世纪,人民的教育水平极大地提高,继续欺骗老百姓越来越不容易了。要想世界真正安宁,彻底消灭战争,必须十分清楚地区分这三者的不同,并且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其他各种不同的说法都要被揭穿,防止百姓被愚弄。

在一般情况下人民的利益和国家的利益是一致的。因为国家之所以出现正是因为人民有集体利益,需要有公共事务的管理者,于是出现了国家组织。市场可以提供百姓的吃,穿,用。但是市场的秩序需要有市场之外的权威来维持。过去还有外族的侵略,需要用集体的力量来保护自己。国家能够组织分散的百姓,成为可以抵御外侵的力量。所以国家本来就是为了人民的。

但是一旦有了国家,有了公共事务的管理者,就出现了一批专门从事于政治的人,他们逐渐成为统治者。他们的利益不同于百姓的利益。可是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实现自己的利益目标,往往欺骗百姓,叫他们为国牺牲。其实是为了他们一己的利益去送死。世界上绝大部分的战争就是这样打起来的。希特勒发动战争,他认为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民族,要消灭劣等民族。用牺牲上千万百姓的生命为代价,达到他那个毫无根据的目标。这个人类极大的悲剧就是希特勒等极少数人鼓动造成的。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其理论根据是制造大东亚共荣圈,用双方死人的战争方法去实现一个自以为是的目标。现在日本和东亚国家实现了共荣,但是完全不是用战争手段。东条英机等人之所以能够动员日本百姓去送死,就是因为他们制造了效忠天皇的理论,误导了日本百姓。各国的统治者都会叫百姓为他们的利益牺牲,他们不大会主动揭穿其中的把戏。这个工作必须由民间学者来完成。

什么是人民的利益?我认为就是每一个有血有肉的个人的利益,不是空洞的集体利益。的确,有一种利益被称为集体利益,它是通过集体来体现的,但这个利益最后必须落实到具体个人的利益。比如讲,为了集体利益国家对某个人判处死刑。我们就要问,是什么理由杀一个老百姓?如果不是为了其他百姓的利益(比如这个人对别人有极大的危险性),仅仅是为了国家而杀一个人是绝对不允许的。因反对毛泽东而被判死刑者不计其数。但这是完全错误的。毛泽东也是一个人,别人也是一个人,凭什么毛泽东就不能反,别人反了他就要被处死?甚至对他的照片扔墨水瓶都要判处无期徒刑?以颠覆国家的罪名给百姓判刑也是值得怀疑的。国家是不可能被颠覆的,只有政府里的执政者可能被颠覆。如果这个国家的执政者给百姓制造灾难,为什么就不能颠覆?我们都说陈胜吴广揭竿而起是符合正义的。这说明政府不是不可以反的,只有人民才是不可以反的。按照这个道理连叛国罪都未必能够成立。二战时有一些日本人反对军国主义的侵华战争而叛逃来到中国,这个叛国是非常正确的,因为这种叛国有利于中日两国人民,是符合正义的。叛国未必不可以,叛人民是绝对错误的。总之,国家的利益要服从人民的利益,而不是相反。可惜的是统治者老是灌输国家利益至上,提倡爱国主义。偶尔点一下人民的利益,也要把它置于国家利益之下。今天我们要彻底纠正这个被歪曲了几千年的理论。

“个人利益”并不等同于“人民利益”。个人利益的对立面是另外一个个人;人民利益的对立面是国家。处理个人利益的原则是平等。每个人和其他人都是平等的,没有理由厚此薄彼。说此人要为那人牺牲,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但是处理人民的利益时,它面对的是国家,二者是不平等的。人们常说个人利益要服从国家利益。这时候我们要问,国家利益体现在什么地方?是不是能够落实到具体的人?处理这两种利益时,必须认清国家的利益最后一定要落实到个人,绝不许可叫人民为空洞的国家利益去牺牲,否则就会上当,上希特勒或东条英机的当。

人们经常讲的国家利益往往是主权的独立,领土的完整,国家的尊严。这三者能不能还原为每一个人的具体利益是大有问题的。在某些情况下,失掉一点领土,但是那儿的百姓能够生活得更自由,更富有,对百姓是有利的。这样的领土完整就没有必要去追求。但这种观点是不能被统治者接受的,也不大会被普通人接受,因为普通人受了几千年的统治者的教育,把国家的利益放在了人民利益之上。在现实世界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生活在缺乏自由的国家的百姓,冒着生命的危险偷渡去比较自由的国家。这是百姓对这个问题的真实回答。更有一些情况,那儿的领土压根儿就没人居住,争夺那儿的领土完整,却要百姓付出沉重的代价,有什么必要?这些例子尖锐地显示出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不同。可惜的是经常有人喊:誓死保卫XX岛,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保卫它。可是那儿连一个居民都没有。一个人的生命为什么那么不值钱,简单说,就是因为受了政治家的蒙骗。牺牲自己为人民的利益是对的,可是牺牲自己为国家就要好好想一想,是不是真有必要。

至于国家的尊严,更不是我们应该重视的事情。所谓国家的尊严,其实是政治家的尊严。普通百姓没有任何对尊严的非分之想。可是政治家们对此非常敏感,常常鼓动人民为了国家尊严去奋斗,甚至于为此而牺牲生命。所谓尊严无非就是争个高低。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没有解的,因为不可能双方都比对方高一头。有一方高,必有另一方低。双方都为高低而争,结果只能是劳民伤财,浪费人民的力量。翻开报纸看每天的新闻,绝大多数国与国之间的矛盾都跟百姓的利益无关,是政治家们制造出来的事端。有时候说美国和日本要结盟,是针对中国而来的;又说中俄联盟有利于抵制日美;又有消息说印度想联合俄国对付中国等等。这些构想都是各方面的政治家无事生非,凭空制造的,让老百姓上当受骗的理论。其实,在此期间百姓照样过自己的日子,照样去别国旅游,一点也没感到国家关系有了什么变化。政治家制造事端当然有其目的。他们就是吃这口饭的。没有了这些想象出来的矛盾,百姓过着他们的太平日子,他们就要失业了。

最典型的是美苏冷战四十多年,从1945战到1989,从冷战发展到热战。双方各自耗费的人力物力不计其数,做了无数的宣传,外交家们飞来飞去,开了无数的会议。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双方死亡上百万,为的是争一个什么什么主义。一国里最高的智慧都用来搞垮对方,双方的间谍出生入死,花费了天文数字的军事开支。到1989年苏联垮台,冷战无声无息地烟消云散。原来所谓的敌对国家,完全是政治家们制造出来无中生有的事。可是百姓上当受骗,为此牺牲,从冷战到热战,直接间接总共死了一亿多人。造成财富的浪费,贫困的增加,百姓的痛苦,更无法计量。冷战虽然过去了,但是没有人出来总结,这场骗局给人类什么教训。老毛病还继续在犯。政治家继续编文章,制造矛盾,鼓动百姓之间的敌对情绪,号召百姓为国牺牲。

我不是说政治家都是没有良心的人。他们中绝大多数都是很想做好事的人。可是他们同样受传统教育太深,中了“以国为本”的毒,忘记了“以民为本”。再加上自身的职业利益,把国与国之间的矛盾搞的愈大,愈能显出自己职务的重要性。

所谓敌对势力也是政治家制造出来的名词。统治者往往用“勾结境内外敌对分子”的罪名迫害自己的百姓。对老百姓而言,何来敌对势力?谁跟谁会无缘无故敌对起来?除了极个别的人,一般人都喜欢交朋友。所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哪来互相敌视呢。政治家则不同,他们最担心的是自己的统治者地位保不保得了,生怕有人抢了他们的统治者的地位。他们把一切想当统治者的人都看成是敌对分子,甚至不同意他们统治的人也看成是敌对分子。过去皇权社会统治者是天子,是天老爷的儿子,无人可替代。现在是人民共和国,再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天子,是不可替代的。宪法上规定年满45岁的公民有资格当选国家主席。但实际上干的是“打天下,坐天下”,还是皇权社会的一套。改革后变成“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打天下的人都死了,接班人继续坐天下,基本上还是老调子。如果有人说要改变一下统治者,那就是敌对分子。其实老百姓对谁是统治者并不在乎,百姓要的是人身不受侵犯,财产得到保护,言论有自由,宗教有自由。可是统治者要享受特权,百姓就没有了人权,于是矛盾就来了。分析到这里我们看到,所谓敌对分子的来由是特权和人权的冲突。政治家的敌对分子是人权受到侵犯的一批人。政治家并不会无缘无故地侵犯别人的人权,是因为他们要有特权,才会发生冲突。

政治家还有一个伎俩,把一般民间纠纷提升为国家矛盾。最近的一个例子是俄罗斯小孩被美国护士收养,一年后养母发现这孩子精神不正常,把他送回了俄罗斯。本来这是一般的家庭纠纷,但是双方的政治家为了国家的尊严,纷纷出面指责对方。外交家们坐头等舱飞机,住五星级宾馆,花百姓的钱,开会为国家挣面子,其实就是为了他们自己的职业利益。如果还原为家庭纠纷,问题并不难解决。因为变成了国家事务,就越搞越复杂了。这就是政治家们所起的作用。可惜的是大多数老百姓跟着起哄,他们不了解自己的真正利益是在什么地方。如果百姓懂得自己真正的利益所在,不被政治家的国家至上的谬论所误导,世界上大部分的战争根本打不起来。

在个别情况下为国牺牲是有必要的。当外国入侵我国,要把中国人当成没有人权保障的亡国奴,我们毫无疑问要奋起反抗,甚至为此而牺牲生命。这种情况之所以发生,是因为对方国家的政治家为了自己的野心,欺骗百姓上战场去送死,形成两国对立的局面。如果全世界所有国家的百姓都懂得自己真正的利益所在,能够抵制政治家的野心,就不会发生侵略别国的事情。百姓追求的是安居乐业,如果没有政治家的鼓动和强迫,绝不会主动要求离开妻子儿女上战场去拼命,去杀和自己无冤无仇,和自己一样,也有妻子儿女的别国的百姓。一个普通百姓被政治家动员或胁迫上了战场,手上端着枪,瞄准一个敌人,他会毫不犹疑地搬动机关,把对方杀死。如果在平时他绝不会无缘无故地杀一个人。上了战场的人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你不杀死对方,对方就会把你杀了。正好像古罗马的斗兽场,贵族们让两个奴隶斗士表演杀人。这两个奴隶总有一个要死去。战场和斗兽场其实并没有根本性的区别。所以说,要消灭战争,一定要让各国的百姓能够抵制那儿的政治家的宣传,而且有力量对抗政治家对普通百姓的强制性行为。首先要提高警惕,认清盲目提倡爱国主义的宣传。爱国主义是对的,但是这个爱国必须能够落实到具体的百姓的利益。我们要旗帜鲜明地抵制坑害百姓的爱国主义。爱国主义绝不是极终真理。两个国家的爱国主义造成两国对立,挑起仇恨,最后倒霉的是两国的百姓。爱人民(中国的和外国的),这才是极终真理。

我国的近代战争中,只有抗日战争是建立在人民利益之上的。其他的许多战争都不符合人民利益至上的原则。抗日战争之所以必要,是因为日本军国主义者的霸权思想。日本人可以骑在中国人的头上作威作福,可以任意残害中国人。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必须奋起抗日。其他的战争都不是为了人民,实际上是为了少数政治家,他们有统治中国的野心,还有在国际上耀武扬威的欲望。这不仅仅是中国的政治家如此,各国的政治家很少能跳出这种诱惑的。从最近解密的材料看,美国在伊拉克打死了十万人,其中七万是伊拉克人,绝大部分是平民百姓。发动战争有一万条理由,也无权杀人。发动战争的人自己并不上前线,他们要求百姓牺牲生命,牺牲每个人只能有唯一一次的生命。从百姓个人的利益来看,只有自己或别人(中国人的和外国人的)的生命受到威胁时才有牺牲自己的必要。而不是为了某个政治家的利益或理想。生命是第一性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战场上如果希特勒胜了,这个政权是一个不讲人权的独裁者,会继续屠杀犹太人和一切非雅利安人种。幸亏是英美联军胜了,胜利一方没有漠视人权,而是帮助战败国重新站起来。现在的德国是世界强国之一,百姓享受着自由和平等。在亚洲战场上也一样,日本人并没有因战败而成为奴隶。相反,摆脱了军国主义的胁迫和欺骗,得到了繁荣和幸福。这证明了战胜的一方是符合正义的。可叹的是我们这个战胜国反而陷入了内战和百姓对百姓的阶级斗争,遭受了巨大的灾难。而这一切都是在“解放全世界无产者“和“捍卫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等欺骗性的革命口号下进行的。我们还要随时警惕纳粹主义和日本军国主义,和一切欺骗百姓的理论的卷土重来。

只有人民利益至上,世界才能太平。不过这个目标看起来离我们还远得很,一时还很难被普遍接受。但是我们不要灰心,必须不断努力争取早日实现。因为没有别的出路。(博客管理员:陆思同)

 

Tags: ,
November 27, 2010

connected with hootsuite and share conte

connected with hootsuite and share contents to twitter, facebook and wordpress. I guess a similar tool is needed in china.

November 7, 2010

Watch the movie “social network” in Cambridge university

It is very interesting to watch the movie about facebook in the cambridge university. Facebook was funded by Mark Zuckerberg, from Harvard university who is regarded as the 2nd bill gates.
Why it is interesting? First th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and the harvard university are close in the ranking and regarded as the best university in the world. So for me, a MBA applicant from china, felt the world getting small and everything is possible. I didn’t expect I would have done this a week ago and now it is happening. I’m visiting one of the best universities. Second, th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has devoted itself to promote entrepreneurship for 40 years now while not sure about harvard, but which did have bill gates and mark zuckerberg dropped out of the university. It is easy to think that harvard is greater to create entrepreneurs.
I have been here for two days and going to have interview on 8th. I have been talked to a few people on the campus and i believe it’s a great place to learn entrepreneurship and start my own high technology business.
I hope I will do great on my interview and get admission. I do want to come back again.

November 1, 2010

你是海盗吗

我想这是对创业者最好的诠释。引自:http://www.techcrunchchina.com/6132

from:http://techcrunch.com/2010/10/31/are-you-a-pirate/

编者按:有感于最近有不少人从Google跳槽到Facebook,TechCrunch创始人Michael Arrington现身说法,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说明创业的价值所在:像海盗一样过刺激冒险的生活。

以下为正文:

我的大学经济学教授告诉我大部分人都不喜欢冒险。也就是说必须有回报他们才肯冒险。只有回报够多,他们才肯冒更大的险。

我们每天每时每刻都在风险和回报之间进行选择。该去滑雪吗?享受那种一泻千里的快感,哪怕摔破膝盖也在所不辞?该去上大学,还是立马找份工作挣钱呢?是吃素保持健康,还是大鱼大肉呢?电影开眼之前要不要上个厕所呢?各种抉择。

每次做与不做之间大脑都会计算风险和回报。

但创业者却全然不顾。他们无需回报也会选择冒险,因为他们要的是冒险本身。或者说,他们喜欢冒险。

当你考虑到冒险的时候,创业带来的回报并不乐观。只有一小部分创业者会变得非常富有。如果他们选择打工的的话,大部分创业者很可能会赚更多钱,有更加稳定的个人关系。

我年轻时是名律师,在硅谷里报道科技创业公司,收入不菲。7-8年后我很有可能成为合伙人,40岁之前一年赚上100万美元。我只需努力工作,带来客户即可。这两点都是我的特长。

但三年后我离开了法律行业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理由是冒险。我想当一个玩家,而不是观众。我父母认为我疯了。他们不知道我如何维持生活,说老实话他们很生气,因为我花他们的钱读了一个法学学位,到头来确在30岁之前就把它扔掉了。

但我还是这么做了。又过了一年我离开了这家创业公司自己创业。此后我再也不曾回顾过去。我创建的第一家公司为风投赚了不少钱,不到3000万美元,但给创始人带来的财富有限。我后来创建的公司有的失败了,有的取得了一般的成功。但我从来没想过要去找个“班”上上。那似乎是一个黑白世界,但我想要绚丽人生。并且,我讨厌为别人工作,因为我不善于此道。

当和那些非创业者接触时,我常拿海盗打比方。倒不是我对海盗多么了解,而是这个比喻很恰当。

过去为什么会有人愿意当海盗呢?我想他们的回报只有痛苦的深渊。你不大可能靠当海盗发财,并且你很有可能被淹死、被吊死、被枪毙,各种不得好死。和数百名海盗住在一艘小船上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哪怕对船长来说也如此。

但在我的海盗世界里,这些人完全不屑风险规避那套理论。和其他人不同,他们冒险之后依然渴望冒险。财富只是冒险的理由之一,真正的回报是海盗生活本身。

此外,那个时代创业几乎不可能。

现在事实证明硅谷大部分人为风险规避者。他们精打细算利弊得失,然后才决定是否加入一家创业公司。除了考虑股票期权还要考虑工资,以及公司估值。

我认识的巨富里面有的算不上真正的创业者。他们在惠普工作过,然后在Netscape火起来的时候跳槽到Netscape。他们赚得满钵,然后加入Google继续捞钱。现在,他们开始跳槽到Facebook。

他们可能是很棒的工程师、销售人员、营销人员或高管。但他们不是创业者。他们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

我不在乎你是否腰缠万贯。如果你没有创过业,没有拿你的经历、金钱、乃至婚姻去疯狂地追求过自己的事业的话,那么你就不是海盗,你不属于这个圈子。

第一次聘请别人,当你说服几个和你一样疯狂的人跟你一起走上一条注定坎坷的创业之路时的那种激动。从风投那里获得投资、看到你的名字被媒体提及的那种快感。就在几乎弹尽粮绝、走投无路的时候,公司启动拥有客户时的兴奋,那种学到东西的感觉,你也说不准它到底是什么。

他是一个有意思的人,一个有故事的人,一个在角斗场里战斗过的男人。

有些东西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经历。比如军事战斗。比如成为中美洲某个小国的独裁者。比如扣篮。比如成为著名的摇滚歌星。再比如在火星上行走。

但有一件事我经历了,而且一直乐此不疲,那就是创业。这感觉真他妈好。因为如果我现在还是一个律师的话,哪怕是有钱的律师,我也会掂量一下自己这辈子是否有本事做点更刺激的事儿,而不是给别人打工。

%d bloggers like this: